奥泰医疗邹学明:我做的最成功的就是创业核心团队的组建


导语从搞科研到做企业,邹学明评价自己做得最成功的就是创业核心团队的组建:在不违反原公司合作协议的条件下找到足够的资源。国外技术人才来到中国,除了诱人的薪资待遇,大中华区的发展前景和原始股权都是激励因素。

文|本刊记者吕泓霖编辑|房煜

提起四川省的德阳市和绵阳市,多数人都会想到这两个城市都是中国航空业重镇,但少有人知道的是,这两座航空业比较有实力的城市也为大型机加设备公司做超导磁共振的配套项目提供了土壤。在美国磁共振领域内做了十几年的邹学明回国后看到了创业的机会。2005年,邹学明离开通用医疗,在成都高新区创立奥泰医疗。

1990年,从麻省理工的美国国家磁实验室毕业的邹学明想回国从事高场磁共振,但在当时,高科技的本土化能力还不足,高场磁共振的供应链基础远远不够:在超导磁共振核心部件和整机的产品工艺和技术上一片空白。2003年,邹学明被调回中国负责通用医疗大中华区磁共振事业部,正是在这时,他看到了做超导高场磁共振的契机。

“打破国际巨头公司的垄断,弥补我国超导高场磁共振的空白,这是一个跳跃式的发展,本身就能说明你很有价值。”邹学明说。过去市场上没有成熟的国产高场磁共振产品。高场磁共振成像属于高端医学影像行业,这是继CT医学影像成像之后的进步,磁共振系统的优势在于功能诊断,例如肿瘤、脑栓塞的诊断。高场磁共振在医疗系统有广泛的应用,但对国内企业来说,没有产品就没有发言权。现在在国家制定行业标准和市场服务的各方面时,至少能有一家企业有一定的发言权了。

产业上下游成熟了,技术和人才的问题被提上了日程表。高端医疗影像行业的特点是:基本上面对全球市场,在人力资源上,也是全球挖掘人才,因为市场很大,不仅仅只做一块。最具有挑战性的是,如何把业界的人才笼络到一起,在不违背西门子、飞利浦等国际巨头知识产权的前提下,把核心部件做出来,不产生侵权技术的纠纷。

“成立公司之前,组建团队花了一年时间,有些人受到了以前公司非竞争条款的限制,我们不能雇,在合同上没有竞业禁止条款的专家和高管才能签合同。”从搞科研到做企业,邹学明评价自己做得最成功的就是创业核心团队的组建:在不违反原公司合作协议的条件下找到足够的资源。国外技术人才来到中国,除了诱人的薪资待遇,大中华区的发展前景和原始股权都是激励因素。

团队组建起来了,平台才能建立。奥泰采取多方投资的股份投资公司形式,创业初的第一笔投资以国外投资为主。从2014年7月份开始,为了在国内上市,邹学明开始有意识地对奥泰进行改制,回购外资股权,向内资企业转变。目前,泰康人寿、成都高投、盈创动力、建银国际、江苏高投是奥泰的主要投资方。“现在本土化还是不行,只是产地变了一下,民族品牌还有第二层,知识产权要掌握在中国人手里。”他说。

2008年,奥泰生产出高场磁共振整机和核心部件,同年拿到美国FDA的注册,2009年拿到了药监局的产品注册,2010年1月份在国内正式装机。邹学明仍然记得奥泰签约的第一家医院,那是一家私营医院,老板在现场演示中比较了产品的图像质量、信噪比、分辨率和界面,性价比是他最后决定买奥泰产品的重要因素。但他们还得等国内的注册证,等了六个月才让他们装机,2009年10月底拿证,元旦一过就装机了。第二家医院是公立医院——四川华西医院。

在硬件性能和临床应用上达到国际产品指标参数的同时,售后服务的创新模式是奥泰与西门子、飞利浦等国际巨头在中国本土开展竞争的优势之一。“奥泰是第一家把所有的部件都包含在售后服务里的企业,比如免费提供液氦,就像买车,我给你提供汽油,当然这不是一个特别完美的比喻。同时,我们在销售模式上比较灵活,付款比国外的公司要灵活。另外,软件升级不收费。”邹学明说。

奥泰进入市场之前,国内生产进入超导磁共振的公司多为集成公司:买核心部件,集成组装,没有自己的核心研发和制造能力。95%以上的市场是由欧美巨头公司垄断,奥泰进入市场后,至少在1.5T产品上占有了10%-11%的份额。目前,奥泰的国际份额很小,刚进入欧美市场,连1%的份额不到。“但市场巨大,5%的份额就已经很大了。”邹学明说。

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奥泰得到了省市两级政府和成都高新区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政策和宣传方面都做了很多的提升、帮助。“西南区市场占比最大,然后就是中部,华北做得也不错,沿海和上海地区比较弱一些。下一步我们准备在江浙和华中南扩大市场,东南亚和北美的出口量也在提升。在江浙,今年已经开始装机了。”邹学明说。

除了成都和美国克利夫兰,奥泰今年在浙江也建立了一个研发中心,希望在华中有第二个中心对市场进行支持。

由于医院对高端医疗设备的需求非常刚性,引来了欧美巨头公司的大量关注和投入,竞争严峻。目前,由于研发初期投入比较多。奥泰处于零利润附近,邹学明预测今年应该是盈利年,“靠便宜产品取胜,已经是不可能的策略了,现在中国的医生对设备的要求和欧美对设备的要求基本是一样的,很多放射线科专家和主任都是欧美回来的博士。”

国际巨头大兵压境占领中国市场,想翻身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人才、经验和资本,缺一样都不行。成本是设计出来的,通过流程控制保证质量。目前奥泰有四个产品线,“用iPhone做比喻,奥泰在硬件上已经做到iPhone的水平,但在软件上,还没有达到,目前可能就是安卓的水平。”

邹学明坦承,赶上欧美软件的水平,还需要很多时间,这几年很多投资也都投在软件上。接下来三年左右时间,奥泰把高级临床应用的软件包做到和他们接近,一开始在软件和临床应用上,能达到临床应用的基本应用水平,今年,争取在软件上接近国外巨头。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2 19:05:21